第二章

作者:江湖煮酒 | 发布时间:2019-07-01 18:00 |字数:1996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航才发现自己连烂大街的功法都看不懂……


    “愁啊!”


    因为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,上课的时候,他也根本听不懂教习在说什么。


    一开始还想着不懂就问,但是时间一久,再没人愿意搭理他。


    因为问的都是最简单的问题,回应他的都是嘲讽。


    也就不再去问,甚至课都很少上。


    思考了半天,赵航没有想到办法。


    不管了,反正我是不会去送人头的。


    赵航倒是想的挺开的,在打定注意之后,就准备忙活自己的生计来,把比武的事情抛到了脑后。


    毕竟比武不一定会死,但是没钱一定会被饿死。


    刚穿越过来那会,不只一次差点被饿死,好在艰难的熬过来了,从那以后一日不见到有银子进帐,心里就发慌。


    就更别提今天还被打劫了一两半银子。


    光靠卖带颜色的书,根本就支持不了五年六百两的庞大学费。


    所以赵航花钱租了一间废弃的小房子,用来做点小生意。


    要到达小屋子,就要穿过整个学院。


    “同志们好!同志们辛苦了!”赵航昂首挺步,一边走一边点头致敬,那些驻步停下来的学员们。


    就如同在巡视自己领地的狗……雄狮!对雄狮。


    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能够忽略周边传来的声音。


    “啊!他就是赵航吗?”


    “他这熊样,能打的过陈缺吗?会不会被打死啊!”


    “我听说……”


    对于周围指点的声音,陈缺这两年来,都已经听过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
    特别是刚开始那段时间,也不知道前身做了什么招人恨的事情,吐口水的都有,恨不得人人都来踩上一脚。


    开始赵航倒还是想报复的,只是后面一直在为活下去奔波,也就渐渐的忘记了,偶尔遇到像今天这样的围观情况,赵航就会想些办法来自娱自乐。


    “哎呦!我草,谁偷袭我。”赵航只感觉膝盖后面一痛,就是一个踉跄差点就跪到地上。


    赵航忍着手掌传来的疼痛,转身望去。


    几丈外一个身穿白色儒袍的年轻公子,手中拿着把白色扇子,对着自己招手。


    引人注目的还是脑袋上面绑着个灰绿色方巾,每次看到这快灰绿色方巾,赵航都在想对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。


    赵航先是看了看,自动远离自己的人群,暗骂一声:“一群欺软怕硬的混当。”


    随后才皱着眉说道:“王茂台,你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“啊!什么,什么意思?”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脸上的笑容这么也止不住。


    “你别装傻了,刚才是不是你暗算我。”赵航的语气中带着点愤怒。
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把手中的扇子一收,王茅台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你可别乱说,小心我告你诬陷,我离你这么远我这么暗算你。”


    一直跟在王茂台身后的马三,嘚瑟的说道:“我分明看到你自己跌倒的,你说我们暗算你,你倒是证拿出据来啊!”


    赵航深深的看了一眼,王茂台和马三一眼,转身就走。


    这两年当中,找自己的麻烦也不是一次俩次了,在吃过几次亏之后,就开始像今天这样背地里暗算了,只要没有确实的证据,在纠缠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。
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他有个好爹呢!


    “唉!别走啊!”


    赵航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王茅台,一言不发的换了一个方向。


    只是不管赵航往那个方向走,王茂台都会重新出现在他面前。


    赵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你别欺人太甚。”


    王茅台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轻笑道:“我就欺人太甚,你能怎么办!”


    就在赵航双目通红要爆发的时候,王茂台搂住他的肩膀如同多年不见的好友:“好了,和你开玩笑的,我来是告诉你,你和陈缺的比武已经成定局了……”


    在停顿一下之后,王茅台的声音渐渐的冰冷下来:“当年你给我的耻辱,我会一件件的还给你,这只是个开始。”


    王茂台在说完之后,整理了一下赵航的衣领,声音又恢复如常的说道:“希望你旗开得胜,马三我们走。”


    王茂台就如同得胜的将军,带着马三走了。


    “切!没意思,我还以为能看一出好戏呢!走了。”周围准备看戏的人很快就散去了。


    “唉!演技又进步了,应该给我发个奥斯卡奖。”赵航摸了摸意外得来的钱袋。


    “赵航你没事吧!”王龙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
    看着两年来,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,着急的模样,赵航心中就是一暖。


    “我这么帅的人,能出什么事情。”


    王龙一听到赵航被堵了,就急忙的跑了过来,一路上酝酿了半天的话,一下就被堵了回去。
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真够厚颜无耻的。”王龙憋了半天才憋出这句话。


    赵航:“有多厚?”


    王龙:“……”


    王龙此时恨不得想一拳锤死赵航,好半响才说道:“你真的没事?”
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。”为了加强自己的说法,赵航还抛了抛手中的钱袋说道:“还小赚了一笔。”


    王龙一看到钱袋,汗毛一下就竖了起来,尖叫道:“你又偷王茂台的钱袋。”


    赵航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,反驳道:“怎么叫又偷呢!明明就是我陪他演戏给我的报酬。”


    王龙默然无语,好一会才抱拳说道:“甘拜下风。”


    赵航道:“那就拜吧!我不动。”


    王龙:“……告辞。”


    看着落荒而逃的王龙,赵航叹了口气说道:“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!”


    随即赵航又兴奋了起来,因为他打开钱袋一看,里面竟然有十几两的银子,这他感觉离明年六百两学跨出了一大步。


    只是兴奋没多久,赵航就开始骂人了,因为刚才那一摔,蹭掉了手上一块肉,一直都没有注意到,现在才发现满手都是鲜血,这一注意疼痛感也接踵而来。


    “我草你大爷的王茂台,下次连你亵裤都不放过。”赵航赶紧往自己租的小房子跑去。